2022在线视频免费观看完整,国产无遮挡又黄又爽不要vIP,精品欧美一区在线手机观看,国产亚洲精品一二区

刺激的毕旅 下

刺激的毕旅 下

  挺著驕傲的小帳棚,我呆站在兩張雙人床中間,專心看著睡在右邊靠牆的蓉詩。被子早已經被她踢到牆角去,她身上只剩下貼身而微微掀起的淺綠T恤,下身僅穿著純白棉質內褲。剛洗好澡的軀體,在空氣中傳來陣陣美女特有的香氣。  也許是冷氣不夠冷,亦或者是我的注視太過火熱,她雪白的美腿成大字型打開來,貼身的小褲褲忝不知恥地隱約透露出主人的陰唇。小穴看起來是這麼樣的可口,在昏黃的夜燈下,兩三根稀疏的陰毛正害羞地探出頭來招呼我這失去理智的色狼……  「咕嚕」我不由自主地嚥了口水,心跳開始加速,腦中騁馳著待會兒就要實現的淫穢幻想。看了看左邊熟睡的小涵,由於累了一天了,再加上平常的睡眠習慣,我知道她大概一覺到天亮去了。這種不可多得機會,色狼我當然不會放過,今晚……我幹定蓉詩了!  雖然……已經下定決心要硬上;雖然……小涵熟睡到不省人事,但如果直接壓上蓉詩硬幹,大聲尖叫、奮力抵抗恐怕是在所難免的,再熟睡的小涵我想也會醒來,那我豈不是偷雞不著蝕把米?好在以前「夜襲」的經驗尚算豐富,且睡眠學也還修得不錯,就來個完美的強暴吧!  (呵呵呵~~大學專攻的睡眠學,竟然能在畢業旅行中學以致用,也算是對得起教授了。嗯……關於夜襲,那是另外一個故事了,若有色友有興趣的話,下次再說囉~~)  題外話:人的睡眠共分成五個週期。第一、第二週期為淺睡期(各約15分鐘),對外界刺激仍有反應,易清醒過來;第三、第四週期為熟睡期(各約15分鐘),身體完全放鬆,對外界刺激不敏感;第五週期為快速動眼期,即為作夢時期(約30分鐘),又回到似淺睡期狀態,對外界刺激敏感。這樣一個循環總共約90分鐘,一個晚上大約可經歷四至五個循環。  我伸出微微顫抖的雙手,輕輕悄悄地站到床邊,在均勻的呼吸聲中拉住蓉詩淺綠T恤,一公分一公分緩慢而確實地往34D美胸拉上去……終於,抵達纖細的鎖骨下,露出豐滿的雙峰!  「嗷~~嗚~~」我在心中大聲怒吼著。蓉詩並沒有接受胸罩的束縛,淺淺淡紅的雙點隨著規律的呼吸上下起伏著。我情不自禁地把嘴貼上,舌頭溫柔地濕舔著乳頭,在陣陣刺激下粉紅乳暈起了點點雞皮疙瘩。  「嗯……」蓉詩悶哼著,左手無意識地抓了抓裸露出的肚皮。  「啪!」難道她醒了?我趕緊趴到兩床的走道上,壓抑著快迸出的心臟,靜靜地豎起耳朵凝聽週遭的動靜。  「呼~~噓~~呼~~噓~~呼噓~~」除了規律的呼吸聲外,沒有任何動靜。看來,蓉詩無視於被掀起的睡衣,仍然繼續睡著,看來應該是進入熟睡期沒錯,這意味著我可以繼續較大的動作了!  我站起來,因緊張而持續顫抖的雙手,抓住她大開的雙腿,輕輕地往內收呈約與肩同寬的角度……嗯,果不其然地她雙腿肌肉鬆弛地配合著我的動作,典型熟睡期特徵。我趕緊彎著腰,靈巧的左右手食指,剎地勾住、拉開腰間的褲頭,隨著她呼吸的節奏往下拉,當小褲褲擺脫翹臀與床墊間的糾纏後,迅速地沿著修長美麗的雙腿滑落,然後收到我的睡褲口袋中。  呵呵~~我成功地解除她下體的外在束縛了!但,擔心這麼大的刺激會讓她驚醒,我反射性地又趴到地上。(笨啊!她要是真的醒了,發現光溜溜的下體,還不是會尖叫!)不過,上天註定好的,她還是呼呼大睡著!  這下,我不再客氣了,三兩下我猴急地脫光自己,堅硬的陰莖幾近直角地挺立著。悄悄地我側躺上床,大龜頭直指蓉詩小巧濕潤的陰部,左手撐著頭,右手把她的左手高舉向頭、右手平舉至肩,手腕墊在枕頭下,這一切都是為了方便待會兒強暴她的箝制。  準備工作完成後,聽著她規律的呼吸;看著她披散著的長髮、微紅的雙頰、性感挺立的34D美胸,我再也忍不住心中的悸動,右手直取她濕潤的蜜穴。粗糙卻靈活的中指分開小陰唇,環狀愛撫著陰道口後,緩緩淺淺地抽送著。  漸漸地,涓涓細流般的花蜜汩汩流出,食指沾了沾潤滑後,往上探尋、搓揉小巧可愛的小荳荳,她的陰蒂已性奮地漲大凸起。

在指頭的專注刺激下,陰道不規律地微微收縮顫抖著,愛液已無法克制地泌出、潤滑著陰道,一如我馬眼流出的前列腺液。  我想……趁著還在熟睡期,該是幹她的時候了。翻了個身,似伏地挺身的姿勢,讓自己位於蓉詩的兩腿之間。我倆大腿緊靠著,只需一頂,她便只能成M字開腿,無力抵抗我在她下體的入侵。  我的大手輕輕握著她雙手,防備她奮力的掙扎,就這樣,我被前列腺液濕潤的大龜頭,頂開、滑入蓉詩被愛液浸潤的陰道口,隨著兩人糾纏的體液,一點一滴、一前一後地深入小穴,堅硬的龜頭直接摩擦著陰道內敏感的黏膜。  我耐心地緩送著陰莖,持續刺激著神經密佈的前段陰道,直到她微微凸起的G點,畢竟還不是給她強烈刺激的時候。  「嗯……嗯嗯……哼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喔……」蓉詩開始不自覺地哼哼唧唧著,這應該是快醒了。我開始漸漸加快進出的速度與抽插的幅度,興奮漲大的陰莖緊緊塞滿了陰道,我結實的胸膛隨著擺動摩擦著34D柔軟的雙峰。  「嗯嗯……哼……啊……你、你……你?!」瞬地蓉詩睜開迷濛的雙眼,帶著快感地發出疑惑。早有準備的我,右手緊抓著她的左手腕、左手壓著她的右上臂,手掌摀著她的小嘴,讓她只能無力地悶哼著;雙腿往上一頂,讓她呈現M字腿,彷彿歡迎我在她股間的入侵。  老二開始瘋狂地做著快速的活塞運動,「啪滋、啪滋」地捅著,龜頭此時毫不保留地磨蹭著她陰道內最敏感的G點,過多的花蜜從下體交接處甩出,沾濕了兩人濃密的陰毛。  「呼……妳實在太美了……海邊……泳衣……誘惑我……呼~~呼~~晚上睡衣……浴室小內褲……呼吼……我……忍不住……幹上妳……」我一邊蠻橫地壓制著蓉詩的無力抵抗,一邊用陰莖狠狠地幹著她,但嘴上卻帶著嘶吼地輕聲在她耳邊告白著。  「嗯……嗚……嗚嗚……嗯……啊啊……」蓉詩帶著淚,迷惘地看著我,又是憤怒又是嬌羞的複雜情緒。  「對不起……呼~~我……真的……忍不住……妳實在太美了……錯誤已經造成……對不起……妳讓我……繼續吧!而且……妳……也相當有感覺吧?」除了道歉還是道歉,順便點醒她既成的事實——她被幹得爽到不得了!  說完,我賣力地忍著刺激,用龜頭擠壓、刮搔著蓉詩的陰道,在G點處前後左右地擺動,帶給她一陣又一陣的高潮。  「嗯……嗚……」蓉詩雖然被我摀著嘴,但還是想表達心中的憤怒,可是在快感的侵襲下,漸漸有軟化的跡像。  「好嗎?妳的美、妳的魅力,還有迷人性感的穿著,我受不了啊!給我吧?讓我好好地幹妳嘛!拜託啦~~只有……這麼一次……就讓我們一塊嘛!」隨著反抗漸緩,我又是性奮、又是緊張得語無倫次,笨拙地哀求、安撫蓉詩。  「嗯~~」她抵不過既成的事實,無奈地點頭了!  「妳真的好棒!對不起啦~~」放開對她雙手的束縛,緊緊熊抱著蓉詩,讓34D柔軟的雙峰就在我結實的胸膛上擠扁。隨著她身體的放鬆,兩人性器官更能緊密接合,讓我的陰莖深深地進到小穴深處。  「啊~~啊啊啊~~」不給她放縱地叫出的時間,我緊貼她的雙唇,舌頭輕扣她的貝齒。一會兒,她熱情地回應我,兩人的舌頭如蛇般糾纏,我忘情地吸吮著她的香甜小舌、輕舔著敏感的軟顎。如同強姦她下面的小嘴一般,上面的口腔也不放過!  「嗯~~嗯嗯~~啊~~等、等……等一下……」突然間,她扭動掙扎了起來,難道……蓉詩剛剛的配合只是假意敷衍我?  「啪!」床頭的夜燈,被蓉詩切熄了。她隨之熱情地環抱著我,雙腿不再是賣力搖晃反抗,反之,緊緊夾著我的熊腰,下半身隨著我的抽插配合迎送著。我知道,這下在黑暗中,我可以好好地、盡全力地幹她了!  微微抬起她的翹臀,我的陰莖垂直地進出著小穴,從深處拉到開口,再隨重力落下,性奮膨脹的碩大龜頭撓刮著陰道內的層層黏密皺褶,愛液混著空氣攪成了白熱黏稠泡沫,小穴像是無數的小手緊緊抓著、按摩著我的老二!  「啊……啊啊……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……」突然,蓉詩喉頭嘶啞喊出,身軀後仰,大腿緊緊夾住我,十指在我背上留下紅色的印記,而緊密的陰道開始不由自主地收縮起來。我想……她大概到了高潮,但……我卻不想這麼就放過她!  陰莖深深地塞在陰道深處,而後再滑出至微微凸起的G點,快速地抖動衝刺著,享受她不停收縮的陰道帶來的緊窒感。當我快要射精時,再深深回插至最深處,讓龜頭塞著不動緩衝快感,然後邊旋轉較無神經分佈的陰莖,充份刺激陰道的每個角落,讓蓉詩高潮一陣接著一陣。  突然間,大量的愛液噴出,弄濕了一片床單,她似乎失神地翻起了白眼。我不忍心再折磨她了,就讓她跟我一塊兒去吧!我巧妙地移動我的雙腿,讓高高向上翹起的陰莖能左右深深地塞滿陰道,然後讓龜頭深深地塞在陰道深處;結實的胸膛頂向34D乳球,讓彼此間正面貼緊,沒有留下一絲縫隙。  我一手護著蓉詩的頭,一手緊扣著她的腰,說:「我要射了,寶貝兒,夾緊我!」然後超快速前後抽插、左右上下擺動、旋轉,最後像是抽搐般抖動下體。  「砰!」我射了!濃稠的白色精液,隨著龜頭陣陣的抖動噴在小穴深處。蓉詩的陰道劇烈地收縮著,簡直要把陰莖扭斷一般。兩人腦袋一片空白地緊抱在一起,隨著猛烈的心跳,靜靜享受高潮後的餘韻……  高潮後我跟蓉詩兩人腦袋一片空白地緊抱在一起,隨著猛烈的心跳,靜靜享受高潮後的餘韻……就這麼抱著過了好一段時間,激情消退,兩人回復了理智。在黑暗中,蓉詩無奈地把頭轉過去,雙手推開我,淡淡略帶著哭音,輕輕地說:「你回去吧……」  「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對不起……」內疚的我,滿懷著歉意不知該多說些什麼,默默地穿好衣服,把被踢到床角的棉被輕蓋上幾近全裸軟癱的蓉詩,夾著已軟的老二回去我跟小正的房間。  已經是早上四點了,隔壁床的小正打著規律的呼聲,但我卻毫無睡意。一方面,才結束這麼刺激、令人亢奮的硬上經歷,只要閉上眼睛,蓉詩彷彿就在耳邊嬌喘著,血液中仍然循環著高濃度的腎上腺素!  另一方面,萬一蓉詩不甘受辱東窗事發後,別說跟小涵、班上同學解釋了,移送法辦都有可能!但……她並沒有賣力抵抗、尖叫,應該是默許我的獸行吧?也許還有下一次,或者她想當炮友,來個3P?……就這麼樣胡思亂想著,我眼睜睜地看著太陽升上地平線。  今天是古蹟參觀與瞎拼自由行。因為昨晚的獸行,我專心注意著小涵與蓉詩的情緒與互動,企圖從中讀取我究竟會不會被移送法辦?也許是有瞎拼的關係,班上所有女生包含她們兩人都非常開心,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異常。不過……也許是我疑心生暗鬼,隱約中感覺蓉詩特別光采,尤其是在跟我說話、嬉鬧的時候。  終於,看完晚上的人妖秀後,大夥兒帶著瞎拼的戰利品與疲憊的身軀回到飯店。我一反常態地在小涵還沒洗澡前就去了她們的房間,因為……我想再確認蓉詩的心態到底是如何。  「咦?寶貝,你怎麼這麼早就來呀?」  「這麼早就來放閃光,嫌我不夠瞎呀?」  正好抱著盥洗用具的小涵與正在收拾戰利品的蓉詩,滿臉狐疑的問道。  「欸……就……沒有啦,就是小正讓我先洗咩!洗完後來美女房間,散熱兼散播男人味、散播愛……」我連忙瞎掰了個很爛的藉口。  「啪!」  「臭寶貝!你皮在癢唷?」我才說到一半,小涵就狠狠朝我手臂打下去。  「我要去洗澡了,你給我乖乖地躺在被窩等我修理啊!他要敢亂動、亂看,蓉詩妳別客氣啊,隨便要怎麼揍都可以!」說完,小涵就快樂地蹦進浴室去。  偌大的房間裡,我跟蓉詩兩人靜靜地對看著,尷尬瀰漫在這不到五公尺的距離,只剩下電視傳出來的嘻哈聲。

我下定決心不管她反應如何,一定要跟蓉詩好好地道歉。我輕輕地走向蓉詩說:「我……我……對不……」  「哼!散播男人味、散播愛啊!你敢說,我還不敢聽呢!」瞬時間,蓉詩俏皮地對我吐了吐舌頭,房間的氣氛歡樂了起來。我想……我應該不會被告啦~~  「唉呀~對不起啦!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啦~~」放下心中的忐忑後,我放心地靠近撒嬌起來。  「不是故意?那是有意的囉!你才會用這……這老二,來對我散播愛啊?」在毫無預警的情形下,蓉詩隔著睡褲一把狠狠地抓住我的陰莖與睪丸!  「喔……嗯……」被她抓著了「把柄」,我也只能搔著頭,拼命想該如何安撫。  「死阿超!我……告訴你!要不是我月經剛結束,你……你……你昨晚……沒戴套子的……做愛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掰斷唷!讓你在泰國當人妖好了!」氣急敗壞的蓉詩語無倫次地埋怨著我,平時柔弱無力的小手,正在一收一放地把玩蹂躪著我的下體。  「對不起嘛!妳這麼性感,人家受不了咩~~」千穿萬穿,唯有馬屁不穿!從她撒嬌埋怨舉動看來,我想她應該還蠻滿意我昨晚的表現的。不過……由於她不停地刺激,我的小弟弟漸漸驕傲地抬頭了!  「你聽好了!我們……就只有昨晚……以後……回國就忘了!不能沒有同意就……不然……真的掰斷懲罰唷!」她一臉正經地跟我約法三章。(呴呴~~言外之意我想各位色友都聽出來啦!)  「嗯……那妳現在是在懲罰,還是在愛撫啊?」我邪惡地笑問著正在套弄與搓揉的蓉詩。  「我……我要讓它口吐白沫投降,晚上才不會來吵小妹妹,這樣才能夠睡個好覺!」她嬌羞地低著頭回答我。  「唉呀!我看妳的小妹妹不也流口水,很期待我的小弟弟嘛!」聽完她的坦誠告白,我二話不說就撲向坐在床緣的蓉詩。一面把自己的睡褲連同內褲褪到大腿,讓火熱高昂的小弟弟跟她冰涼小手不再隔靴搔癢,直接緊緊貼上規律地套弄著;一面大手伸進她的粉色短裙、撥開黑色絲質內褲,中指淺淺進出那早已濕透的小穴,食指輕輕搓揉著凸起的小荳荳。就這樣,我們兩人側躺在床上,忘情地愛撫著對方。  「小涵洗澡比較快……妳這樣我出不來……可以用嘴嘴幫我嗎?」一會兒,我不滿足於蓉詩僅是用柔嫩小手幫我打,而且面對面我很難深入刺激她,徹底挑起她蜜穴想被止癢的渴望。於是,我在她耳畔輕輕地哀求著。  「嗯……」她點了點頭,也許是套弄到手痠了,也許口交是所有男人都會要求女人的慣例。總之,她答應了!  我毫不客氣地仰躺在枕頭上,雙腿大字形地打開,讓驕傲的陰莖挺拔直上。170公分的蓉詩的修長雙腿跨過我的胸膛,然後以趴伏的狗爬式埋首在我的胯部,纖細的手指溫柔地握住陰莖,緩緩輕柔地套弄著;濕潤的小舌螺旋狀地舔著龜頭,像是在吃冰淇淋一般,沿著暴起的青筋從前到後、從上到下的吸吮著。輕咬著皺褶的陰囊,然後含著吸入碩大的睪丸,舌尖靈巧地滾動著。性奮的前列腺液從馬眼處汩汩流下,潤滑了冰冷的小手與火熱的舌頭……  「喔……嗯……妳好棒!再吸大力點!」讚許賣力口交的蓉詩之餘,我不甘示弱地撥開內褲,讓她粉嫩的下體露出,繼續剛才的愛撫。  蜜穴越來越濕,花蒂越來越凸起,左手的食指與中指已經替代了陰莖旋轉插入陰道中,右手輕輕夾著、搓揉著直接刺激著陰蒂。隨著大量的愛液從陰道口泌出,濕潤了週遭的陰毛,甚至滴到我的胸膛。  我決定讓她更加興奮!坐起我的上身,臉貼近蓉詩的下體,現在兩人完全是69的姿勢。我將鼻頭貼在小巧的蜜穴,貪婪地嗅著美女的體味;粗糙的舌頭舔著陰蒂與陰道,微微酸澀的愛液阻礙了我深入緊窒的小穴。於是改吸吮著凸起的陰蒂,火熱濕潤的舌頭刮著、偶爾用牙齒輕擦刺激著,一如蓉詩正在吸著我的龜頭一般。  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啊啊……你安份點!不……不要……讓我吸出來啦!」她也許是下定決心要給我滿意的發洩,也許是不耐被口交的刺激,扭動著下體,哀嚎地說道。  於是我放肆地躺在柔軟的枕頭上,慵懶地看著身上賣力口交的美女,雙手緊緊抓著她高高翹起的豐臀。34D的乳球在我下腹上搓揉擠扁著,俏麗的馬尾隨著口交上下擺動的頻率在空氣中飄逸著。  「喔……喔喔……我快要出來了!繼續吸!不要停……」雖然,平時色狼我對自己的持久度還小有自信。但在馬尾正妹專注地吸吮、自己女友一牆之隔洗澡之際,如此的刺激讓我不禁早早投降!  「吼!喔……嗯嗯……嗯……」瞬地,我到高潮了!全身緊繃,陰囊劇烈地收縮著,像是要把睪丸擠出一般。  大量濃稠乳白的精液自馬眼中湧出,塞滿了蓉詩的小嘴,雙頰圓圓的鼓起!她……真的遵照我的指示,繼續用力地吸吮著,簡直就要把我的小弟弟吸乾!射精後,龜頭已經是異常敏感,再受到如此刺激,我渾身不自主地顫抖了起來。  「啵!」終於,她心滿意足地放開我的陰莖,還有少許精液和著唾液藕斷絲連地牽連在她的嘴角!我無力地躺在床上,讓高潮後仍然堅挺的的陰莖在那兒抖動著。剎時之間,蓉詩迅雷不及掩耳地翻坐在我的胸膛,雙手抓著我高潮後無力的雙手,低頭鼓著雙頰邪惡的微笑著看著我……我想,她大概是要我來個虎毒食子的戲碼!  「砰!碰!」浴室傳來的小涵穿衣聲,打散了房間中淫穢的氣息。我倆迅速跳起,趕緊拉上褪下、翻開的內褲,整理凌亂不堪的上衣與床單……當然,在如此慌亂的場景,蓉詩來不及吐出滿口的小阿超,無奈地嚥下。她像個沒事人兒一般坐在床緣,我則像個乖寶寶一般躺在小涵的床上。  「哼!這次你逃過,下次你就知道!」蓉詩一臉悻悻然地說道。  「喔耶!還有下次唷?」我厚著臉皮拗著她。  「什麼東西還有下次啊?」小涵包裹著白色浴巾從浴室走出,滿臉狐疑地問著。  「沒有啦!就今天晚上自助餐時,蓉詩吃到很好吃的『白色』椰乳甜點,她還想再吃啦~~」我語帶雙關地回答一頭霧水的小涵。  「對啦!真的很好吃!阿超說『下次』換他吃。好啦~~換我洗澡,這『色鬼』留給妳玩啦!」不甘心被整的蓉詩,留下了個小炸藥給愛吃醋的小涵開炮。  「你倒是給我說說看,『色鬼』是什麼意思?」一等蓉詩關上浴室門,小涵餓虎撲羊地跨坐在我的胸膛,不懷好意地揮著粉拳問道。  「沒有啦~~就是說……說……每晚都會跟妳放閃光嘛!」  「最‧好‧是!你‧死‧定‧了!」  「真的嘛~~別這樣啊~~大人,饒命啊~~喔喔~~不!!!!」               

(完)

  评分

  相关推荐

广告联系:[email protected] 网站地图